撒网捕狐🍃

是个荼 不戳雷点不ky即相处秘籍

雷卡 zr 铁虫

现坑凹凸 海囚 杀天

未经许可不许转载。

[雷卡/卡米尔生贺]夏雨

.现代pa  大一雷x大一卡 

 
.已交往设定  ooc注意

你们不要以为我只会写车,我还是个清水呜呜。这个标题好多人用啊1551[。]

我抓住了夏天的尾巴,但一脚踩到了开学的脑袋。[?]所以生贺提前发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B市每逢遇上季节交替之时降雨格外充足,正值傍晚,空气中带着一阵阴凉,往常在此时仍然光亮的天空已经被乌云遮盖得密不透风,阴沉得如同夜幕悄至。凉气从大敞的窗户吹进来,连带着雨点打落在教学楼的地板上。

夏雨的来临毫无征兆。

卡米尔只穿了件衬衫,凉意透过单薄衬衫攀上皮肤,他从宿舍出来时没带外套,登时被冷风吹得打了个激灵。卡米尔拿好刚从图书馆借来的资料,顺着台阶到楼下平台的时候雨依旧没有减小的趋势,雨幕中朦胧一片分不清方向。卡米尔凭着感觉向雷狮宿舍跑去。

过于熟悉。




来到雷狮宿舍楼下时卡米尔已经湿透,发尾贴上脖颈,雨水顺着发丝滴进衣领里,而装着资料的文件袋只湿了一小截。他正准备上楼,却刚好碰上了银爵。银爵盯着卡米尔上下打量了一遍,猜出了眼前人的来意后便开口道:“你来找雷狮的话就不用上去了,他准备下楼。”“嗯,”卡米尔应了声,没有过多话语的走到一边。

“你怎么在这儿?我刚想去找你。”

——是雷狮的声音。

卡米尔转身抬起头对上雷狮的视线回答道:“我来给你送资料,”雷狮皱皱眉,感情这家伙是冒雨跑过来的吧,都湿透了。雷狮脱下外套递给卡米尔,这一举动让卡米尔愣了愣神,等意识过来的时候外套已经披在身上了。

“大哥,你...”卡米尔作势要把外套脱下来还给雷狮,下一秒却被对方制止住:“给我穿好,感冒了有你好受的。”他愣了愣轻应了一声:“嗯,”随后将手里的资料攥得更紧。“走吧,先回家。”雷狮一手搭上卡米尔肩膀,另一手撑着伞和卡米尔并肩走向大门。




两人好不容易打到一辆车。大抵因为突如其来的降雨,以及现在处于下班晚高峰期,堵车自然免不了。大学离他们家并不远,但这一堵也耗去不少时间。雨点冲刷着车窗,卡米尔靠在雷狮肩上半阖着眼,他有些不知缘故的疲倦,大概因为忙活了一天吧。双眼透过被雨点模糊的车窗所看到的繁华街景逐渐朦胧,加上靠在雷狮身边着实有安全感,现在卡米尔的脑子里只有好好休息的念头。

...好困。

雷狮看了一眼靠在身上的卡米尔。青年的眼睫长的刚好,眉目间的稚气已经蜕变成熟,平日里经常一本正经的模样,对方这会安静的靠在自己身上倒有种乖巧感。

顺着缓慢的车流,车最后在一栋楼前停下了。卡米尔向来睡眠浅,车刹住那会他就迷糊的睁开眼从雷狮身上起开。“醒了?”雷狮付完钱后看向一旁的卡米尔。卡米尔实际上并未睡醒,湛蓝眼瞳还没清晰对焦,他揉了揉双眼,稍微看得清楚些才回答:“嗯,醒了。”

雷狮和卡米尔下了车,雨不知何时停歇下来,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雨后独特的潮湿味道。卡米尔深吸一口气,这种味道使他的头脑更清醒了一些。街上的行人已经不多,天色也渐渐暗下来。淋过雨的卡米尔刚进家门就被紧随其后的雷狮催促着去沐浴。卡米尔调试好水温放满浴缸,整个人泡进去的那刻浑身酥软。浴室里氤氲着水雾,让他下意识想在温水里多待一会。

等等。

他摇了摇头,明明没泡多久,身体却意外的感到不适,脑袋有点昏沉。意识到这点的卡米尔赶紧收拾好自己,穿好睡袍走出了浴室。即使呼吸到新鲜空气也没能缓解多少,反而身体一直在发热,头脑也依旧昏沉,他能感受到自己呼出的气比以往烫少许。

发烧了啊。卡米尔做出判断。




雷狮本来窝在沙发上看电视,听见浴室边传来的响动便转头看到了不大对劲的弟弟。“卡米尔,你怎么了,”雷狮盯着他开口问道。“不...没什么,”卡米尔回避了这个问题,迈开脚快步往房间的方向走去。

不能让大哥担心。

“卡米尔,你过来。”雷狮的语气重了几分,让人听起来不可抗拒。

卡米尔脚步一顿,抿抿唇转头向雷狮走去。

他不会违抗雷狮说的话。





雷狮把卡米尔按到沙发上坐着,一手揽过他的脑袋抵在自己额头上。“嗯...果然是发烧了,”雷狮皱眉。“...大哥,抱歉我...”卡米尔刚想道歉,下一秒被雷狮按着头亲了上去。

道什么歉。雷狮心想。

卡米尔反应过来后想推开雷狮。他不拒绝和雷狮接吻,反而很享受。只不过现在时候不对,卡米尔担心会把感冒传染给雷狮。但雷狮的舌头已经撬开他的牙关,勾起他的舌头缠绵,时不时啃咬他的唇瓣。

再这么下去不行。卡米尔的脑内闪过这句话。

卡米尔推了推雷狮,奈何因为发烧力气不敌雷狮,只能任着雷狮胡来。一吻终了,雷狮放开卡米尔,整个人靠在沙发双手搭在边上饶有兴致的转头看着卡米尔。

卡米尔皱起眉头:“大哥,你这样真的会感冒的。”“卡米尔,我的抵抗力好着呢,”雷狮舔舔唇自信笑着对面前的人说,“小时候你发烧我就应该亲你一口占便宜。”听完雷狮骚话的卡米尔并没出现让雷狮满意的反应,大概因为习惯了,“大哥,你现在可没少占我便宜。”卡米尔冷静的说出这番话,他抬头看了一眼钟表,又看向雷狮:“大哥,都这个点了,要不要点外卖?我们刚才没买东西回来煮。”“你先去上床休息,我去看看冰箱。”雷狮起身走进厨房。

卡米尔也累了,他转身回房间躺在床上,脑袋昏沉一度催促着他赶快进入睡眠。

大抵因为卡米尔前几天回来顺手买了点食物放冰箱里,还整理了一下冰箱,所以雷狮打开冰箱意外的发现里面还有一些可使用的食材。 

不过。

自己偷藏在夹层的啤酒不见了。

让狮伤脑筋。





卡米尔再度醒来时觉得口干,走到客厅装杯热水只抿了抿。不知何时又下起雨来,他们住在高层,透过百叶窗能将整座城市收尽眼底。

卡米尔喜欢阴雨天气,虽然连自己也不知缘故。

但雨天总给人一种安静的感觉。

这时雷狮从房间拿药回来丢给卡米尔:“过来把东西吃完,把药吃了再睡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


第二天,自信笑着对他弟弟讲抵抗力极好的雷狮同学发烧瘫在了床上。

-fin-

评论(4)
热度(66)

© 撒网捕狐🍃 | Powered by LOFTER